汽车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《白鹿原》:白孝文将家产卖光只养田小娥,让自己媳妇
发布日期:2020-07-20 00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《白鹿原》中,因为白孝文与田小娥的暧昧关系,白家父子彻底破裂,进行了一场毫无亲情可言的残酷内斗。而在这场斗争当中,一个女人成了这对父子大战中最大的牺牲品,她就是白孝文的媳妇,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留下来的苦命女人。

冷先生早前非常看好白孝文,曾经央求鹿子霖为媒人,将自家的小女儿许配给他。

鹿子霖上白家说媒时,白嘉轩考虑了好几天。倒不是因为冷家的门户有什么问题,关键是鹿子霖家的鹿兆鹏跟冷家大姑娘定下了亲事。白嘉轩认为:白孝文是白家的长子,将来白鹿两家的族长,如果娶了冷家小姑娘,回头还得叫鹿兆鹏一声姐夫,这脸上有点挂不住。可是,他又舍不得冷家这门亲,于是,就给自家的老二白孝武应下了这门亲。

而白嘉轩这一番刻意的安排,也恰好避免了日后白、冷两家发生矛盾。

白孝文十六岁时,在父亲的主张下娶了一个十九岁的媳妇,白家人都称呼她为“大姐”。

刚结婚的时候,白孝文对夫妻之间的事情一窍不通。大姐进入白家头三天,每天晚上都是自己一个人独守被窝。后来,在大姐的引导和帮助下,白孝文终于尝到了为人夫的滋味。从此之后,白孝文便一发不可收拾,只把自己搞得身体虚脱,面色晦暗,一对熊猫眼更是十分醒目。

白赵氏心疼孙子,就严厉地斥责了大姐,并定下了“十天一日”的规矩。可是,白孝文对这个规定置若罔闻,无论大姐怎么劝说就是不听,依然每夜我行我素,身体上没有任何好转。为此,大姐在家里受尽了白赵氏的斥责和辱骂。

幸亏,白家还有一个明事理的白嘉轩。他知道白赵氏明显的是在偏袒孙子,就亲自出面把白孝文给教训了一顿。眼看白孝文的身体有所恢复,大姐在白家的日子才有了些好转。

日子一晃已经过了好几年,白孝文当了族长,大姐也为白家延续了香火,眼看该有好日子过的时候,不争气的白孝文又惹出了是非。因为他跟田小娥的关系,不仅自己挨了罚,大姐跟着也没少被人说三道四。

然而,命运对大姐的折磨似乎还不满足,又给她安排了一个更大的劫难。

时值关中大旱,白鹿原上迎来了严重的饥荒,除了大户家中存有丰足的余粮之外,其它家户都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。已经分了家的白孝文,由于平时好吃懒做,再加上又多了田小娥这一口,家中的粮食出多进少,不多时也断了顿。

白孝文找父亲借粮食的时候,白嘉轩咬着牙一粒不借,只叫仙草把他家的两个娃娃接到后院吃饭。

按理说,白嘉轩也是一番好意,想通过这件事情给儿子一个教训。但是,他的眼里只看到了两个小娃娃,却没想起来还有一个苦命的儿媳妇。仙草看不过去,时常偷偷的给大姐端碗饭,可这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?只把大姐饿得浑身浮肿,身上按下一个坑,老半天都恢复不了。

白孝文为了报复白嘉轩,除了卖地,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也卖了个精光,家中只留下了几床被子、几件衣服,还有一条长板凳。他卖东西所得的银元,一部分留给自己潇洒,另一部分给了田小娥,唯独没有给过相伴多年的媳妇。

大姐去田小娥窑洞里大闹的一场,是她进入白家后的第一次爆发,也是最后一次为自己争取一点应有的东西。而最终的结果,更是令人心碎。

白孝文不顾多年的感情,只把大姐打得浑身淤青,抓着头发像拖死猪一样扔到家里,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大姐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找到公公白嘉轩,说出的一番话令人泪目。她说:“爸,我嫁到咱家是个啥样你看得清楚。我啥都想过,唯独没有想过会饿死……”

也许直到这个时候,白嘉轩才忽然想起了家中还有个苦命的儿媳妇,当他想再做点什么的时候,一切都为时已晚,大姐说完这番话就摊到地上没了生息。

大姐的死震动了白家,在白鹿村也掀起了一波热议,而白孝文对此却冷若冰霜,毫无反应,连白孝武都愤恨的说:“扎你一针都不出血了!”

参考书籍:《白鹿原》

Power by DedeCms